台湾swag和麻豆传媒大全

说完之后,叶白便起身离开主厅。

谭宗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脸色阴沉至极,狂妄自大的小子!

谭念溪可不管那些,叶白现在就是她的护身符,可不能这么轻易的走了。

赶紧追出去,追到院子里拉住了叶白的胳膊。

“喂,你跑什么呀!”

叶白苦笑,“再不跑,我就莫名其妙的喜当爹了。”

叶白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谭念溪的肚子,让她瞬间脸红不已。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小声的说道,“喂!我这是假的,这你还猜不出来呀!”

叶白淡然道,“真的假的无所谓,反正不是我的就行。”

“……”

谭念溪气的差点吐血,老娘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让你说的好像成那种女人了似的,简直可恶!

“喂,你不能这么快就走,要不然我爸该怀疑了,怎么说你也在这里住一晚!”

午后的纯白夏日

叶白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怎么,还要过夜,你拿我当什么人了,随便请我吃顿饭就让我陪你过夜?”

“……”

要不是现在在谭家大院,谭念溪真想一拖鞋抽叶白脸上。

你要不要脸了我靠,谁要你陪我过夜啊!

“你少来了!我就是叫你糊弄一宿,赶紧跟我走!”

谭念溪拉着叶白直接走进她的闺房,这一幕所有谭家人都看见了,当然也包括谭宗。

谭宗坐在主厅里面,脸色忽明忽暗的,旁边一个美妇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畏惧和担心。

“老谭,念溪既然怀孕了,你就别逼她了……”

当妈的总是心疼孩子,让念溪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她也心疼,只可惜在谭家,只有谭宗说了算。

谭宗冷哼一声,“怀孕这件事,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你这几天盯着点她,若是敢假怀孕骗我,我定不轻饶她!”

谭母无奈,只好点了点头,希望女儿这一次是真的吧。

……

深夜,吃过晚饭之后,叶白和谭念溪就在她的闺房里大眼瞪小眼。

谭念溪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身体裹起来,抱着一个抱枕,带着一丝警惕的表情看着叶白。

此时她稍微有些后悔了,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要是叶白真得占她便宜怎么办?

而且……以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就算是真的弄出来什么动静,恐怕也没人会进来帮忙吧?

到时候谭念溪在自己的家里被人……那可真是有苦说不出了!

本来坐在椅子上的叶白,忽然起身,像床上走来。

谭念溪脸色大变,差点尖叫出声。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叶白有些无奈,“我睡觉啊,这都几点了?”

谭念溪脸颊有一丝红润,“你……你睡地上!”

叶白笑了笑,“我可是来帮你忙的,我是客人,你让我睡地上,不太合适吧?”

“你……”

谭念溪有些生气,这家伙也太没风度了吧,我可是女生啊,你难道让我睡在地上?

叶白二话不说,直接躺在了谭念溪的旁边,倒头就睡。

“行了,给你留一半。”

谭念溪差点没跳起来,这家伙可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看到叶白呼呼大睡的样子,谭念溪简直气得想吐血。

狠狠的咬了咬牙,对着叶白一顿比划,气鼓鼓的拿了枕头被子躺在了地上。

很快,困意袭来。

到深夜的时候,谭念溪有起夜的习惯,迷迷糊糊的上了厕所之后,走回房间,看到自己那柔软舒服的床,直接就爬了上去。

……

第二天一早,谭念溪只觉得今天睡得比平日里睡的舒服,枕头似乎也更加有弹性了。

朦朦胧胧之中,眼睛睁开一条缝。

猛然间,谭念溪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完了,我靠!

谭念溪的脑海中一万只草泥马疾驰而过。

心中充满疑惑,不敢置信的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那所谓更加舒服的枕头。

谭念溪终于明白了,这哪里是枕头,这分明是叶白的胳膊!

此时谭念溪正躺在叶白的臂弯里,侧着身子搂着叶白,一条腿还压在叶白的身上,就好像是骑着他一样。

怪不得今晚睡的这么好,平日里谭念溪都是骑着被子睡,可最近天气冷,不盖被子又容易着凉。

现在好了,抱着叶白有暖和又舒服,可……

谭念溪的脸,就像是颜料洒了一样,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脑海中似乎闪过一些片段,昨晚是她迷迷糊糊上床的,然后趴在叶白的身上。

是她主动的事情,就没办法怪别人了。

不行,一定要趁着叶白睡醒之前下去,否则这家伙指不定怎么想呢。

谭念溪蹑手蹑脚的起来,只是跟叶白肌肤相亲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她不敢轻易的动弹。

当谭念溪抬起头,看到叶白脸的时候,忽然再次愣住了。

因为叶白的脸上,有一个很清晰的口红印。

那是她的颜色,唇形也是她的。

我……我昨晚还亲他了?

谭念溪的脑子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整个头皮都有些发麻,感觉自己似乎是失忆了,昨晚不会发生过什么吧?

记不住了啊!

这也没喝酒,不应该没意识啊,不会是我昨天已经被他……或者说把他给那啥了?

不行,必须做点什么!

谭念溪想了想,口红印这种东西可千万不能留下,否则叶白必然以为自己趁他睡觉非礼他了!到时候谭念溪有口难辩!

此时周围也没有纸巾什么的,谭念溪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在嘴里舔了一下,沾了点口水,然后按在了叶白脸上,轻轻的将那口红印蹭掉。

就在这个极其暧昧的时候,叶白缓缓的睁开眼睛。

“占我便宜,想要销毁证据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这么恶心的方式,我很嫌弃你你不知道吗?”

“……”

谭念溪此时真是百口莫辩,躺在叶白的臂弯里,他脸上还带着口红印,这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吧!

猛然间,谭念溪一个翻身,骑在了叶白身上,凶神恶煞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告诉你!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这件事你给我忘掉!我们改日再说!”

叶白望着十分强势的谭念溪,皱了皱眉。

“改……日?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吧?”

Tagged
头像

Author: admin666